很滋潤。(正經貌;放聲大笑)

 

關於我所愛的漫畫小說同人誌,這一年終於擴充版圖前進內地啦啦啦~~



 

 

 

零八年貌似輕輕鬆鬆的過了,這會兒倒真的想不起來有什麼特別緊張還是高興還是難過還是有趣的事來;我對生活的漫不經心已經到了一個令人髮指的地步,好吧,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對生活的敏銳度直線降到零,無謂太陽升起落下,不去想不去記,總之過了一天是一天。

 

 

「我好像告訴自己過,

    要學會忘記。」

 

 

坦言,我的記憶力一直很好。

好到現在我都還能想起來以前許多事情的小細節,這個老是被我自嘲「課本上的永遠記不住,生活裡的瑣事卻巨細靡遺的一清二楚」的記憶力,很好,也很困擾。

 

因為我總是想太多,發生過的事像倒帶一樣,反覆反覆再反覆,不管是正確還是錯誤,而我卻從來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想從那樣的無限迴圈中確定什麼?

停留在一個時間點過久,好像就會被吸進去,像黑洞。

有人說被黑洞吸進去的就是時間,所以到達黑洞的另一端,也許就像坐著時光機器一樣,回到過去。

回到過去,好嗎?

 

人是矛盾、猶豫不決、舉棋不定的生物。

沒有足夠的膽量去承擔自己的行為判斷結果,便總是希冀著不可能的事情。

然後想著,重來,RESET

就像我們常常反問自己,如果時光倒流,重來一次,我們還會做相同的選擇嗎?

我們回不到過去,至少現行不能,所以那樣的自我反問永遠不會有篤定的答案。

 

昨日種種譬如昨日死,今日種種譬如今日生;

猶是老調格言,萬分中肯,發生了就是發生了,糾結在那一點上,不上不下不進不退百無一用。

 

沒有過不去的事情,只有過不去的心情。

 

往事只能回味,但是次數一多,倒也乏味,甚至鑽牛角尖。

覺得心頭負擔重了,便想扔掉一些,用極端的方式,所以我跟自己講,那,就學「忘記」。

 

 

只是忘的過頭了。

 

 

 

創作者介紹

退冰的海尼根。

chien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